您好歡迎訪問廣東省旅游網!   我的旅游
韓愈的8個月,繁盛了潮州千年!
2017-03-25 來源:廣東省旅游網 點擊:

開編語

旅游是一種生活體驗,文化是一種精神體驗。

以文化為媒介,旅游的外延更為寬廣;以旅游為載體,文化的內涵更有厚度。

文化與旅游,本來就是相互結合與發展的。而今,游客對旅游有了更高層次的追求,希望在旅游的過程中得到人文氣息熏陶,文化旅游日漸風行。為此,“南都旅游時代”新增加“文化旅游”這一欄目,一起領略旅途中的文化盛景。

每年仲春,潮州城木棉紅似火,韓江畔的韓文公祠里橡木悄然開花,花穗淡素、質樸,自古以來,橡木開花都被潮州人尊為盛事。行至宋朝公元1092年,潮州人邀約大文豪蘇軾為韓愈書寫,于是,流芳千古的《潮州昌黎伯韓文公廟碑》成了一座豐碑:“文起八代之衰,而道濟天下之溺,忠犯人主之怒,而勇奪三軍之帥!”跨越唐宋,韓愈與蘇軾因潮州結下“情緣”。

近年來,潮州人組織了“花會”,睹花思人,見賢思齊;今年更是重豎“蘇體”《廟碑》,還將擇址豎碑,重現“蘇碑”風采。


談古

韓愈在潮州的“退之旅途”

韓愈先生,最近在全國又紅了,因為一封信,因為橡木花開了。

公元819年(唐代元和十四年),韓愈先生在中央受到排擠之后,被下放到“基層”,51歲當年官貶至潮州。聽聞潮州當地民眾和牲畜飽受鱷魚之侵凌,宛如長城外的怪獸一般,民不聊生,于是,新官上任的刺史韓愈先生寫給鱷魚家族們一封信。近日,在《見字如面》節目中還原了當年的情景:韓愈刺史,與鱷魚們循循善誘、先禮后兵、討價還價了一番,將鱷魚從潮州溪流中趕逐到了潮州南邊的大海。

所謂“韓愈不幸潮州幸”,輝煌了潮州歷史,至少從當前來看,潮州因了韓愈,聲名大噪。潮州的靈氣自此開化,經過韓愈這一番與生靈們平等對話之后,鱷魚變得有靈性了,不出三五日便已搬遷出惡溪;靈犀若此,韓文公祠中的橡木也如是,歷史上記載可“占卜功名”;潮州至今還保留著孩子上學前要先到韓祠的傳統;每逢橡木花開,潮州人也奔走相告,紛紛出門看花。

近1200年的時間過去了,橡木花仍開,韓愈先生還輝煌地“活著”。韓愈,字“退之”,他用“退之”的8個月時間,給了潮汕平原一座文化之邦;他用豁達和勤政愛民,“以退為進”,在離開潮州之后便開始官運亨通,重展抱負。


游歷

夜晚:逛古城,“滴茶”聽戲


如果韓愈有知,攜手蘇軾重游潮州古城的話,他的這一趟“退之旅途”將會如何?

可以想像,韓愈蘇軾這次古城之旅將充滿新奇。他當年的境況是“蠻夷之地,與魑魅為群。”現在廣濟樓燈籠高掛、牌坊街上燈火通明,萬家燈火之中,潮州弦樂此起彼伏,估計連蘇軾都艷羨不已。如果他們來到“載陽茶館”時,肯定將被“講古”的段子深深吸引住了,工夫茶杯轉動聲響,小泥爐炭火正旺,臺上的“春香”正好也唱出了春游的歡快。這出潮州家喻戶曉的潮劇連牙牙學語的幼童也會哼唱兩句:“春香當當當,夢龍咚咚咚”,幾成為招牌。

載陽茶館的老房子頗有民國遺風,修舊如舊的穹頂、雕花,營造了閑適的心境。滴茶、聽戲,宛如唐宋盛世的文藝雅事。

古城中除了“國保”等建筑之外,多數民居也已活化,仍然是一座活躍的、活色生香的古城。先知先覺、善商樂善的潮州人早已將古城的老宅子、古民居修復活化成各具特色的客棧、茶舍、文化藝術工作室、特色展館等,所謂“京都帝王府,潮州百姓家”,尋常百姓家改造后的古城客棧大受歡迎,賓客盈門,載陽客棧還一再地擴建。


白天:走廣濟橋,看望牲牛、手藝人

從古城到韓祠,最便捷的通道就是廣濟橋。傳說因當年韓愈時常要登筆架山游賞,卻備感過江之苦,于是請他的侄子韓湘子和廣濟和尚一起筑橋、造橋,古橋有了“湘子橋”和“廣濟橋”之稱。



這道獨特的浮橋日夜不同款,江上十八梭船于夜晚時便會“消失”;橋上二十四對亭臺樓閣,以前是作為商賈市集,現成為展示潮州民俗手工藝的所在,手拉壺、木雕、茶藝等均為常態。湘子橋中間,“二只牲牛一只溜”,只剩一只的牲牛仍苦苦翹首以盼,等待著已被洪水沖走的鐵鑄牲牛,而他則一直站立韓江上,鎮水守城。

過了橋便是韓祠,如今橡木又花開,假想韓愈和蘇軾把臂同游,橡木花下,對酒揮毫,何等瀟灑。在這里居高臨下,可遠眺廣濟橋和廣濟樓。在潮州八景之中:“鱷渡秋風”、“西湖漁筏”(原西湖與韓江相通)、“金山古松”、“北閣佛燈”、“韓祠橡木”、“湘橋春漲”、“鳳臺時雨”、“龍湫寶塔”,與韓愈相關的典故便占了三席,今日一游,潮州“海濱鄒魯”名副其實。

聽戲賞曲,怡然自得。韓愈喜歡琴曲,眾所周知。憶當年來到潮州之后,不僅體恤民情、辦學釋奴,游山玩水之余,還寫下了《琴操十首》;近年來王菲詠唱的《幽蘭操》便是其一。蘇軾也曾唱和過韓愈的《聽穎師彈琴》,在潮曲絲竹鐘鼓的和唱聲中,退隱之身仍有胸懷恢廓閎深的家國情懷。

更多
相關新聞
安徽十一选五走试图